当前位置:地震监测仪器国学红楼梦中贾府众人中的邢夫人,是什么样的?
红楼梦中贾府众人中的邢夫人,是什么样的?
2022-11-20

邢夫人是贾府大太太,贾赦续弦妻子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邢夫人在红楼梦中是个尴尬人,她是大老爷贾赦的填房,因为没有生育子嗣,邢夫人这个将军夫人在荣国府地位不如弟媳妇王夫人,这也是她不服气的地方。除此之外,邢夫人与贾赦的子女关系处得很一般,在婆婆面前更是应景。

那么邢夫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王熙凤给出了答案。

一、王熙凤:婆婆邢夫人是一个贪婪吝啬、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的人。

凤姐儿知道邢夫人禀性愚强,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,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,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。凡出入银钱事务,一经她手,便克啬异常,以贾赦浪费为名,“须得我就中俭省,方可偿补”,儿女奴仆,一人不靠,一言不听的。

邢夫人的吝啬,儿媳妇王熙凤是深知的。当邢夫人来找王熙凤商量贾赦娶鸳鸯的事时,王熙凤开始的时候还曾劝过婆婆邢夫人,希望她放弃这件事,谁曾想邢夫人不但不理会,还反说王熙凤的不是。吓得王熙凤只能说出一些好话来哄邢夫人开心。

通过这段话,王熙凤更是深知婆婆邢夫人的为人,在王熙凤眼里,邢夫人除了愚蠢外,更多的是贪婪吝啬。凡是钱财经过她的手,就会被克扣。邢夫人还曾以贾赦浪费为名,说出自己俭省补偿的事。

其实,像邢夫人这样的人,更应该搞好与贾赦子女的关系,不能把钱财看得太重。事实上,邢夫人不仅把钱财看得比命都重,还一人不靠,一言不听。

后面邢夫人在教训贾迎春的时候,特意提起了银子的事,还说“再者,只她去放头儿,还恐怕她巧言花语地和你借贷些簪环、衣履作本钱,你这心活面软的,未必不周接她些。若被她骗去,我是一个钱没有得,看你明日怎么过节!”

邢夫人不喜欢儿媳妇王熙凤可以理解,王熙凤抢了她的风头,连贾赦的女儿贾迎春也这样对待,似乎有些想不通了。毕竟没有出嫁的贾迎春,在贾府的身份很尊贵,一旦将来嫁得好,邢夫人这个嫡母也会跟着沾光的。可邢夫人把钱看得太重,对这个女儿并不关心,钱财上更是半分没有。

二、邢夫人对娘家人也异常吝啬。

1、对内侄女邢岫烟的寒酸并不理会。

邢岫烟与薛宝琴等人一起进贾府投奔自己的姑妈邢夫人,如果不是贾母客气的挽留,邢岫烟在贾府的处境很尴尬。她的亲姑妈邢夫人只是表面上的客气,并不是真心对她好。王熙凤看到邢岫烟穿得那样寒酸,都不忍心,比别的姐妹多疼她一些。而邢夫人这位亲姑妈却并不理论,还让邢岫烟从每个月二两银子的月钱里面拿出一两银子给爹妈。

邢夫人还让邢岫烟平时用贾迎春的东西,不要乱花钱。邢岫烟为继续在贾迎春处住下去,不得已当掉了自己的冬衣,拿出钱来替迎春屋里的婆子们打酒喝。邢岫烟的寒酸,连平儿都看不下去了。

平儿借着王熙凤给袭人衣服的机会,也给邢岫烟拿了一件衣服。平儿还说邢岫烟可怜见的。连平儿这样身份的人都不忍心看邢岫烟这样可怜,亲姑妈邢夫人却看不见,还逼着她拿出一两银子给家里。邢夫人可以说对娘家人也是非常吝啬无情的。

2、邢夫人的吝啬,被亲兄弟抱怨。

邢大舅道:“老贤甥,你不知我邢家底里。我母亲去世时,我尚小,世事不知。她姊妹三个人,只有你令伯母年长出阁,一分家私,都是她把持带来。如今二家姐虽也出阁,她家也甚艰窘,三家姐尚在家里,一应用度,都是这里陪房王善保家的掌管。我便来要钱,也非要的是你贾府的,我邢家家私,也就够我花的了。无奈竟不得到手,所以有冤无处诉。”

这是邢夫人的兄弟邢大舅在宁国府抱怨的话,当时尤氏听了以后,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感慨“你听见了?这是北院里大太太的兄弟抱怨她呢。可怜她亲兄弟还是这样说,这就怨不得这些人了。"

从邢大舅的抱怨和尤氏的反应来看,邢夫人对待娘家人也是非常吝啬和无情的。用邢大舅的话来说,邢夫人出嫁后,把娘家的家私带到了贾府,他如今来要,也不是花的贾家的,而是他邢家的财产。结果邢夫人让王善保家的把持着,把钱财看得很重,不顾亲情。

通过邢大舅的抱怨,我们可以知道,邢夫人的娘家人过得并不好。邢大舅是这个样子,邢岫烟的父亲是那样的贫困,邢夫人的二妹妹虽然出嫁,也是家道艰难。邢夫人的三妹妹还待字闺中,吃穿用度都需要从王善保家的手中要,可见也是非常可怜的。

三、邢夫人为钱财,敲诈儿子贾琏。

只见贾琏进来,拍手叹气道:“才刚太太叫过我去,叫我不管那里先迁挪二百银子,做八月十五日节间使用。我回没处迁挪。太太就说:你没有钱,就有地方迁挪,我白和你商量,你就搪塞我,你就说没地方?前儿一千银子的当是哪里的?连老太太的东西你都有神通弄出来,这会子二百银子,你就这样。”

邢夫人因为上次贾赦讨要鸳鸯的事,与鸳鸯结仇,对儿媳妇王熙凤也不满。这次借着贾琏私自挪用老太太物品典当一事进行敲诈。贾琏认为二百两银子,邢夫人分明不缺,却以这个由头找自己要钱。

看来贾琏还是没有王熙凤了解自己的这位继母,邢夫人正是与鸳鸯结仇,借着这件事才能敲诈贾琏的银子。试想,一个母亲连儿子的钱都以这样的方式要,以后邢夫人与贾琏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可见,邢夫人为了钱财,连亲情都不顾。用儿媳妇王熙凤的话来说“儿女奴仆,一人不靠,一言不听的”。这样的邢夫人即便是贾府不被抄家,她在贾府的晚年也不会幸福。

地震监测仪器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57780188